每月1号出刊
 
[新华08网站] [金融世界论坛]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杂志征订] [广告合作]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10-88051563
 
文章
日期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金融家 | 国际观察 | 风向标 | 兼听阁 | 热点 | 产业 | 公司 | 市场 | 其他
  金融世界 > 特别策划 - SPECIAL REPORT
 
采访手记

2011年06月27日 15:13  
作者:梁敉静   责编:吕星  lvxing-lucky@126.com   月号:2011年6月号 来源: 金融世界



 

  彼得·乌斯蒂诺夫爵士曾说:不幸的是,多梦的代价就是噩梦也将随之增多。

  如果说,2010年7月及12月深沪两家文化产权交易所推出的艺术品资产包,是将艺术品证券化的门开了一条缝,那么,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创造出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便是用工程炸弹炸开了这扇门。

  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舆论对于文交所的态度,已经从2010年的“文化对接资本的突破”转变成了“规范失败下的蛋”。

  看来,无论是交易所本身,还是监管层,对于这扇门打开后,将面临的市场反应以及环境变化,都估计不足。

  在记者驱车前往各交易所采访时,路上,曾有段时间,乌云密布,雷声隆隆,却始终不见雨落下。在坊间,相传“下雨”即“落财”,然而这个财,落得相当纠结。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受访的交易所都有一个“凡是”:凡是涉及文交所的事情,一律不谈,即使谈,也必须匿名。而受访的专家也都有一个“凡是”:凡是涉及文交所的事情,一概说不清楚,即使清楚,也不愿说清楚。

  但是,关于“皇帝有双驴耳朵”的消息,还是在“树洞”之间传开了。

 

惊讶与疑惑

  虽然在采访前,记者已经做足了准备,然而,在听到业界关于文交所的私下评论时,还是有些惊讶。

  “天津文交所的模式有没有问题?当然有。但是,它是不是失败的?不是,它成功了!在短时间内,形成了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让这么多人知道它,这就是成功!”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说,“多少交易所做了很多年,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让自己的交易所获得更大的知名度,都没有成功,而文交所就凭一个有争议的‘份额化’就达到了这个目标,你说,这是不是成功?”

  某地方交易所的一位高层表示:“我们对外都不会说某文交所如何如何,也不会说它是好是坏,但是,内部学习总可以吧?在我们的内网,有许多年轻人已经写了关于文交所的文章,当然,是不能外传的。为什么不能说也不能外传?因为一旦我们也那样做了,金融办就会盯上我们。”

  而另一家交易所则明确告知记者:“关于文交所的事情,我们不方便发表评论。”

  这么热闹的事情,为什么不发表评论?

  “这种方式要是真的不好,怎么会有那么多文交所相继出现?怎么会有那么多交易所都想学?这说明不是模式出了问题,监管层应该把重点放在规则上。现在坊间争论不断,监管层没有明确的态度,文交所未来发展的方向也不明确,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看法。”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知情者终于道出苦衷。

  “监管?文交所是金融办批的,怎么管?谁来管?虽然现在媒体都在质疑这种方式,但是,资本还是都涌向了文交所,甚至还有更多的外围资本非常看好这种模式。资本涌向的地方就是利润产生的地方,既然有利益,就有市场。现在的情况是,市场欢迎,监管噤声,怎么管?”一位专家说。

 

质疑与反质疑

  在记者采访的人群中,依据对文交所的态度,可以分成观点截然不同的两派:一派认为,文交所就是一个“博傻”的游戏,投资者就是在交易所内进行套利,这一模式不是创新,而是投机。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圈钱的活动,谁会是最后接手的笨蛋?谁都不会觉得自己会是最后的笨蛋!你五元买了,十元卖给我,我十五元卖给他,他二十元、一百元卖给别人,总有下一个接手的,至于这个艺术品到底值多少钱,真的还是假的,已经不重要了。”有人如此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另一派却认为,文交所这种模式确实是一种创新,并且天津文交所不是第一家,更不是唯一一家进行艺术品份额化的交易所,交易所并没有错。

  “政府不应该直接关闭或者一棍子打死这种模式,应该派人来对其进行指导、疏通。文交所在各地都有一个普遍的缺点,就是市场太小,形成了割据,这样就很容易被资本操纵。”一位在金融界从事十几年交易所业务的人这样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天津文交所提高入市门槛前,由于门槛过低,投资人群非常“平民化”,多数购买文交所股票的投资人并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而这也成为文交所被诟病的原因之一。

  “这不像股票,股票投资是能够对其未来的收益做出预测的,并且多数人都有受到相关培训的机会,但是,你去问问文交所的投资者,他是不是知道齐白石的画值多少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买的画是谁的,更有甚者,他都不知道自己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这背后是什么来推动价格波动呢?是资本,而且,只有资本。”一位专家谈到。

  然而,虽然专家说这种低门槛其实是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但是,一些投资者却并不那么认为。

  “入手之前,就应当看好规则,再去玩游戏,不同意游戏规则,你完全可以不玩。这与门槛低不低无关。”一位投资者如此说。

  “只要是投资,就会有风险,这种风险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一场赌博。”有投资者认为。

  高登在《华尔街》中有一句名言:贪婪是好的。但是,他并没有说,贪婪是唯一好的。

  看来,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化模式是不是金融创新,这种金融创新是好还是不好,在短时间内,无论是在学界,还是在市场,都无法定论。

 

创新与伪创新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金融创新?如何防范金融创新中潜在的风险?

  北京资略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刚博士认为,金融创新包括金融产品的创新和金融制度的创新,二者相互交织在一起,产品创新要在既有制度规范之下进行,因此,禁止性规范不许可的行为不属于创新产品;另一方面,产品创新要求制度跟进和制度创新,制度要适应对新产品的监管。但现实情况是,制度创新总是滞后于产品创新,这基本上是金融创新写照,因此,为了保证金融秩序,就要使产品创新和制度创新维持一个相互协调的关系。

  “我们国家一定要创新出符合我们国情,确实能为我国实体经济服务的交易模式和交易所,只有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交易所才是我们需要的。”云南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总裁郭枫说。

  “金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经理丁化美说,“金融是不能脱离经济而独立存在的行业,它是促进资本流通的血液。但现代金融也出现一些新的特点,在服务经济过程中金融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对经济的影响力越来越强,经常给人一种超越实体经济而独立存在的幻觉。”

  “真正的金融创新归根结底就是设计出服务于经济需要的适当的产品,通过产品媒介催生资本快速流动。金融最终目的就是让整个资本市场流动速度更快、效率更高。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就需要在各个层面上改革。在现代经济模式下,为了更好地体现金融的服务作用,提高其服务质量,金融创新必须跟上并超过实体经济发展的步伐。”丁化美说。

  然而,金融创新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李东荣近日表示,既要遵循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支持促进金融企业创新,又要加强规划指导,搞好市场调研和风险分析,高度重视创新过程中的风险控制,确保金融体系稳定运行。

  至今,仍有许多人认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过度创新和金融衍生品泛滥,当然,还有金融监管滞后。然而在危机之初,大多数的投资者和市场监管者,都没有预料到这一危机,会跨地区、跨市场,成为全球性金融危机,并引发经济衰退。

  李刚对记者坦言:“产品创新是由企业追逐更大收益的动因所驱动,追逐利润最大化往往会忽视其潜在的危险。而政府的责任就是控制这种风险。具体来说,就是及时对产品创新作出适度反应,制定规则和制度,消除有害产品或者将产品的危害约束在正常金融秩序可以容忍的范围。当然,更好的结果是通过制度引导产品创新,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和金融秩序健康发展。”

  他说:“要实现上述目标,一方面政府要保持相当的克制和谨慎,保持清醒的头脑,始终理清政府监管和企业创新与经营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政府要尽可能获取产品创新的信息,评估产品创新的影响和结果,及时调整制度。”

  对此,他建议:政府要确立金融产品创新的备案审查制度;在制度创新上要充分调查并健全制度体系;建立快速的反应机制。

  一位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说,产品创新特性具有高度的个性化,国家制定一对一的标准来抵御产品创新的风险并不现实,比较可行的做法是强化信息披露,建立强制性信息披露制度。


 
 
2011年7月号
 本刊精选图片
 往期回顾
2011年6月号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