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1号出刊
 
[新华08网站] [金融世界论坛]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杂志征订] [广告合作]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10-88051563
 
文章
日期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金融家 | 国际观察 | 风向标 | 兼听阁 | 热点 | 产业 | 公司 | 市场 | 其他
  金融世界 > 大调查 - INVESTIGATION
 
看清新加坡

2011年06月27日 14:40  
作者:韩韬   责编:吕星  lvxing-lucky@126.com   月号:2011年6月号 来源: 金融世界



 

  4月18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北京会见了来华访问的新加坡国务资政吴作栋,备受瞩目的会见却没有允许媒体进入。

  由此引发的各种猜测纷至沓来,有关新加坡作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的问题被一路炒作。此前《华尔街日报》的一则报道称,新加坡正在向中国人民银行争取成为继香港之后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中心,中国也正在考虑采取新措施,扩大离岸人民币交易,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此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证实,中国政府将很快指定一家中资银行作为新加坡的人民币清算行,这将使新加坡各银行能够直接经手人民币,而无须经由香港或中国内地各商业银行转手。

  对于新加坡成为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可能性,多数受访专家表示,“肯定存在”,但鉴于中国人民银行和监管部门稳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倾向,也决定了这并非一蹴而就。

  

人民币的吸引力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是从中国人民银行获得人民币互换额度的八家外国央行中的最后一家。新加坡所获得的互换额度不仅在金额上排名第三,而且占中国在亚洲区对外贸易总额的市场份额也是最高的。“这表明中国已经将新加坡作为一个潜在的离岸中心,以帮助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苏格兰皇家银行亚洲区新兴市场策略部董事总经理谢汶君表示。

  对于新加坡将成为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中心,香港特区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表示,目前,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的约70%由香港处理,相信香港会是主要的人民币离岸中心,但不代表香港是唯一的人民币交易市场。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下称“港交所”)主席夏佳理也表示,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面对竞争实属必然。

  目前,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的主要投资者来自香港,同时,香港也是大部分离岸人民币存款的聚集地。但苏格兰皇家银行有限公司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将发生变化,因为新加坡已准备建立自己的人民币离岸中心。

  “任何国家要建立自己的人民币离岸中心,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从人民银行获得人民币互换额度。因此,早在中国人民银行向新加坡提供人民币互换额度时,就暗示了新加坡可能成为下一个潜在的人民币离岸市场。”苏格兰皇家银行新加坡研究团队认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也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区域化主要是在东南亚地区发展得比较迅速,所以除了香港之外,另外一个最有可能的人民币结算中心和交易中心的应该是新加坡。”

  招商证券(香港)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温天纳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正如美元在全球有多个离岸市场,长远来说,人民币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离岸中心,而新加坡优势明显,很可能成为第二个离岸中心。

  “新加坡有很好的条件成为境外人民币清算中心,一是硬件环境比较好,法律和政治透明,通讯畅通;二是贸易,特别是与中国的贸易量大,尤其是能源、矿产等大宗商品贸易;三是新加坡是一个区域中心,如果成为清算中心,东南亚很多银行为了清算方便,会在新加坡清算银行开立人民币户头,这有助于提升新加坡作为区域中心的地位。”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总经理徐力分析。

  华宝信托宏观分析师聂文也指出,“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的试点进行得非常顺利,现在新加坡也要开始了。中国经济处于快速上升期,人民币升值预期强烈,政府也想尽快把人民币推向国际。”而很多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都已经接受了人民币,愿意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新加坡进行贸易清算也在情理之中。

  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经济及金融系副教授李巨威则表示:“香港一直以来都面临着新加坡、上海甚至是东京等地的竞争。新加坡在引领东盟经济增长方面有一定的地区优势,而投资者也更倾向于有多样化的选择。”

  “新加坡的优势在于其与东盟国家之间有良好的联系。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将会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在亚洲贸易中的地位。”他说,“新加坡的作用与香港相同,但会服务于不同的客户。”

  具体来看,传统上,新加坡是东南亚地区的领导者,新加坡经济比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更发达。此外,新加坡大量的穆斯林人口也吸引了东南亚、印度、中东的投资者。

  另外,“虽然目前中国市场比东南亚市场更大,但东南亚市场正在向南亚和西亚扩张,香港在此并无优势。但如果形成包括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大中华市场’,香港在此才大有可为。”他说。

  同时,伦敦金融市长白尔雅(Michael Bear)也在公开场合表示,随着中国贸易的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会越来越大,不是中国香港一个中心可以吃得下去的,多个中心对这个市场的发展更有利,将来伦敦或纽约都可能参与到这个市场中,不过,伦敦或纽约并不一定会在早期参与进来。

  

新加坡只是零售点

  “香港在发展离岸人民币业务方面,虽然并不享有专利地位,但有‘自身优势’和‘先行者优势’,香港是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主要窗口和平台,无论在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各方面都和内地紧密相连。早在2004年,香港就已经开始经营人民币业务,无论从人民币存款、贸易结算、债券发行以至金融产品,都已具有相当规模。”香港金管局发言人表示。

  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也表示,就目前竞争情况看,香港的优势更突出。

  马骏分析,香港在以下几方面有新加坡不能比的优势。从监管角度看,香港更容易和大陆进行协调。此外,香港居民可自由兑换一定额度的人民币,大部分人民币贸易结算在香港,其他地方都没有这个条件,数据显示,新加坡与中国的贸易额只占香港与其贸易额的1/3。从进入中国的FDI来源看,香港的规模比新加坡大得多,而人民币FDI可能成为创造香港人民币资产的重要来源。

  “新加坡的贸易中介相对较少,目前,还没有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可以提供新加坡境内人民币存款业务的结算银行。但是在资本市场框架和离岸筹款方面,这两个金融中心难分伯仲。”马骏认为,“新加坡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不会对香港的现有地位构成威胁。新加坡将会在近几年离岸人民币市场的试验中扮演补充作用。打一个比方,如果人民币是产品的话,那么,内地是工厂,香港是主要的批发市场,而新加坡是零售点。”

  “新加坡离岸人民币市场存款增长速度慢于香港。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自2010年以来存款规模的爆炸性增长,而短期内这种增长速度新加坡难以企及。”他说,“香港要有紧迫感,但还要有足够的信心,虽然可能会有几个离岸中心,但是绝大部分交易量和产品应该会在香港。”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银行高级研究员谭雅玲也认为,目前来看,新加坡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为时尚早”。她说:“短期内可能性应该不是特别大,因为主要的侧重点还是在香港。新加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金融中心,但它在政策框架上跟我们还是有差别,加上我们监管的产品、技术和专业都还欠缺,如果过早开放对我们可能造成很大的风险。另外,现在市场的流动性较多,人民币现在正在升值的状态,投机因素大,其实不利于我们开放。”

  她表示,在目前人民币没有实现国际化、还没有成为自由兑换货币的前提下,在新加坡再设立一个离岸中心尚需论证。

  “现在人民币汇率制度并不健全也不完善。按照人民银行的政策应该是参考一篮子货币,但目前,实际上还只是盯住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人民币推向新加坡市场,时机并不成熟。”谭雅玲表示。

  “还有特别值得关注的一点,就是人民币现在是在升值的状态下走向新加坡市场,当然是可被接受的。但如果之后人民币调转风向,市场建好后人民币却开始贬值怎么办?这样的情况下,面临的就是巨大的风险,可能通过海外市场平台直接冲击内地市场,这就对政策当局的控制力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她说。

  另外,国家外管局相关人士也表示,现在资本项目还是有保护屏障的,并没有完全开放。“四十多个品种还有1/3没有开放,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人民币离岸市场建到新加坡,等于把产品和技术的通道开了,但是制度上并没有放开,这是有很大风险的。”谭雅玲认为,“反观美元国际化的道路,是先制度后市场,而我们现在走的路径是先市场后制度,并没有站在战略的高度判断问题,而没有制度就意味着没办法回收风险,我们不能光看收益,收益和风险是对等的。”

  “此外,从监管方面来看,监管是否适应?对国际了解的透彻程度有多少?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谭雅玲说。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胡一帆认为,离岸中心是在人民币实现完全自由兑换之前的一个短期窗口。“现在基本上已经形成共识,到2020年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人民币在经常项目下实现自由兑换,在资本项目下也有很大空间可以自由兑换,到那时候,离岸金融市场的作用就会比较小。”她说,“而且中国是在非常强大之后才慢慢开始做离岸市场,时间窗口也就只有十年左右,香港培育离岸市场尚且需要3~5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两个离岸中心的必要性也有待探讨。” 

  李巨威也认为,新加坡要与中国大陆达成协议至落实,仍需一段时间。“目前而言,香港无论在地理、金融基础建设,或者在投资产品种类方面,均领先其他竞争对手。”他说。

  李巨威认为,虽然香港个人业务受每日兑换限额限制,但由于人民币使用渠道增加,银行人民币存量必然获得相应提升。目前,香港存量已超过4000亿元人民币。保守估计,至年底存量至少再增长50%,达6000亿元水平。在庞大的人民币存量基础下,香港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可借此优势成为最佳的离岸中心。

  “新加坡此举也是希望在中国的发展中分一杯羹,但新加坡的定位更多的应该是外汇中心。”胡一帆表示。

  但是马骏也提示,“一旦人民币实现可自由兑换,电子中介将使得国家之间的界限不再明确。那么新加坡作为一个已经建立的外汇交易中心,重要性将大大增加。”

  李巨威对此也表示同意,香港目前的领先只是暂时性,香港必须继续加紧开发及巩固现有的离岸中心实力,才能占领优先位置。


 
 
2011年7月号
 本刊精选图片
 往期回顾
2011年6月号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