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调查 > 上交所的三大考验

上交所的三大考验 [《金融世界》2013年09月号 ]

业务发展遭遇瓶颈,风控系统存在漏洞,公司制转型饱受争议。上交所发展面临多重考验。

本刊记者 孙飞/文

据券商人士透露,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近日向券商下发了《关于启动个股期权全真模拟交易准备工作的通知》,称上交所将正式组织开展个股期权全真模拟交易。

我国资本市场又一个重量级创新品种渐行渐近。

事实上,近年来,与上交所有关的金融创新层出不穷,国债ETF、跨境跨时区ETF、黄金ETF等创新产品,都在上交所的配合下,陆续上市。

“上交所近年来做了不少产品创新的工作,在严格监管的证券市场,还是很不容易的。”一位券商高管告诉本刊记者。

谈到中国资本市场,就不能不提上交所,它与我国资本市场的诞生、发展相伴始终。如今,上交所已不再是简单的证券交易场所,同时也成为我国资本市场的创新阵地。

2010年12月,上交所公布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战略规划(2011〜2020年)》,提出了全新的发展战略目标:建立一个市场完善、法治健全、技术领先、运行高效、辐射全球的世界一流交易所。

“上交所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一个公开透明的资本流通平台。”德意志交易所集团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毋剑虹表示,“在未来,上交所还要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中起到更为关键的作用。”

上交所往事

1989年12月2日,在上海康平路市委小礼堂召开的金融改革会议上,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的朱镕基拍板确定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筹建小组由交通银行董事长李祥瑞、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龚浩成和上海体改办主任贺镐圣三人组成。

1990年,上海又迎来了浦东开发的空前机遇,浦东新区被设定为中国金融的核心区,而上海证券交易所被列入了浦东开发大计,并得到了中央批准。

1990年春,朱镕基在香港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在年内成立。

上海证交所将成立的消息令人振奋,但这一时间表也令国内负责筹备工作的同志措手不及,时间只剩下半年左右,将一个交易所从无到有的建起来无疑困难重重。

恰在此时,刚到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管处工作不久的副处长尉文渊自告奋勇,向龚浩成提出由他去筹办交易所。

尽管当时未满35岁的尉文渊“初生牛犊不怕虎”,但筹建证券交易所千头万绪,却无任何经验可循,几乎全凭想象,还是令他十分头疼。

在相对容易的选址工作完成之后,交易所的交易规则、系统无疑是筹建交易所的核心工作。

当时发达国家的交易所主要是口头竞价交易,但一些海外交易所已经开始推进电子交易系统。

尉文渊最终决定搞计算机交易系统。他从向人民银行借的500万元筹备金中挤出100万作为开发系统的费用,当时的上海财经大学助教谢玮,在深圳黎明工业公司的配合下,开始了计算机交易系统的开发。

之后,尉文渊有机会到香港证券市场考察,惊喜地发现,原来上交所的电脑交易构想竟已走在香港联交所前面。上交所从开业的第一笔交易开始就跨入了电子交易时代,这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电子交易的基础上,上交所也顺便解决了股票无纸化交易的问题,在当时,这又是一项具有世界领先意义的创举,推动和支撑了此后证券市场的快速发展。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尉文渊敲响了“中国股市第一锣”。其时他年仅35岁,被称为“全球最年轻的交易所总经理”。

开业当天,有30种证券上市,国债5种,企业债券8种,金融债券9种,而股票仅有8种。这也就是后来的“老八股”:飞乐音响、延中实业、爱使股份、真空电子、申华实业、飞乐股份、豫园商城、浙江凤凰——8只股票的发行总量按面值计算仅2.6亿元,流通股总额不足7000万元。

在交易所成立后的3年中,尉文渊进行了多项尝试和改革。如市场扩容,到1992年底,上市公司数量从最初的“老八股”扩大到近60家;再如扩大交易席位,交易所的会员从16家扩大到100多家,交易席位由最初的50个扩大到上千个,到1993年更是达到了6000个。

此外,他还推出一项极其大胆的金融工具创新:国债期货。国债期货以及国债回购交易工具的推出,大大活跃了国债市场,也是资本市场深化发展的一次勇敢探索。

然而,此举却也为金融市场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也使得尉文渊的上交所生涯提早结束。

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爆发,5月17日,证监会认为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作出了暂停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决定。随后,尉文渊也因负“监管责任”而离开了他一手创建起来的上交所。

1997年6月13日,《人民日报》发文指出,1996年9月份以来,海通证券公司、申银万国证券公司和广发证券公司分别操纵上海石化、陆家嘴和南油物业等股价,三家公司的负责人被免职。深圳发展银行行长贺云和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沈若雷也被撤职。不久,上交所第二任总经理杨祥海去职。

此后,上交所的历史发生重大转折。

1997年8月15日,国务院决定,沪深证交所划归中国证监会直接管理,任命屠光绍为上交所第三任总经理。此后,上交所总经理、理事长等人事都由证监会任命。

2000年9月,朱从玖成为上交所第四任总经理,直至2008年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成为至今为止任职时间最长的上交所总经理。

在这段时间里,上交所逐渐明确了“打造蓝筹股市场”的定位。随着社保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者入市所带来的资金支持,以及国际资本流向新兴市场,上交所承担起为超大型、大型国企改制服务的责任。

2000~2005年,上交所吸纳国家命脉行业企业上市的思路初露端倪。中国石化、中信证券、长江电力、华电国际等国有大型企业相继在上交所上市。

2005年4月29日,股权分置改革正式启动。2005年6月10日,三一重工的股改方案高票通过,揭开了历时近3年的股改大幕。

2005年8月23日,经国务院同意,证监会、国资委财政部央行商务部联合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9月4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上交所全面推进股改。

2006~2007年,中国工商银行、中国人寿、中国建设银行、中国神华、中石油等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大型央企相继完成IPO。

2007年10月16日,上证综指创下6124.04的历史最高点。然而,随着各项降温政策的出台,以及受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影响,市场很快进入下行区间。上证综指一度跌到1600点附近。

2008年2月,张育军出任上交所总经理一职。

在股市持续低迷背景下,上交所开始重视债券市场、基金市场和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按照张育军的设想,“到2020年,4个市场齐头并进,都能在国际金融市场中占据重要的位置。”

在2012年黄红元担任上交所总经理后,也基本上沿袭了这一发展思路。

在2013年3月上交所内部的一次专题座谈会上,黄红元将上交所2013年工作计划归纳为“1+5”。

其中,“1”指安全运行,“5”则是指多层级蓝筹股市场、债券市场、基金等新产品新业务,以及提升国际化水平和建设机构投资者服务平台等五个方面。

在债市发展方面,2012年5月,上交所公布《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和相关业务指引,中小企业私募债正式推出。

近期,上交所又推出了一系列债市创新发展措施。如上交所和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共同优化相关工作流程,联合推出了公司债和企业债登记和上市申请材料“一站式”电子化递交服务,上市时间明显缩减,上市效率得到提高。

首单上市证券公司发行的公司债券——招商证券2012年公司债券,于2013年3月8日完成发行,3月11日提交上市申请材料,3月15日就实现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在基金产品创新方面,上交所也陆续推出国债ETF、跨境跨时区ETF等产品。2013年2月21日,被誉为国债期货最佳现货替代工具的国泰上证5年期国债ETF在上交所正式发行,成为国内第1只债券ETF产品。

经过20余年的发展,截至2013年8月,上交所总市值已超过14万亿人民币,仅次于东京证交所、香港联交所,排名亚洲第3,世界第7。

但不可否认,随着上市资源日渐匮乏,上交所的业务发展逐渐进入瓶颈期,在风险控制方面也迎来日益严峻的考验。

业务发展遇瓶颈……(全文8226字)

[ 以上文字节选自金融世界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私人银行求变
在经历了规模快速扩张后,国内私人银行开始寻求精细化发展。


“朱氏旋风”来袭
履新一年来,朱小黄全面改造中信银行,其零售战略关乎成败。


光大乌龙大揭秘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起因于系统漏洞,但由此暴露的风控问题却远非技术层面那么简单。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敲响风控警钟
国债期货不仅不应受此次乌龙事件的影响而推迟推出,反而应重视国债期货在规避债市风险方面的关键作用,尽快推出国债期货。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