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金融家 > 胡怀邦的挑战

胡怀邦的挑战 [《金融世界》2013年06月号 ]

接任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将继续延拓开发性金融内涵。

本刊记者  张玉洁/文

4月15日,交通银行晚间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胡怀邦已辞去该行董事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与此同时,资产规模超过7万亿元的金融巨擘国家开发银行延续15年的“陈元时代”落幕,即将迎来新掌舵者。

业界就此猜测,胡怀邦即将执掌国开行。

4月22日,国开行董事会提名胡怀邦担任该行执行董事及董事长,正式任命完成相关公司治理程序后生效。

以资产规模计量,国开行位列银行业金融机构第5位,交通银行排在第6位。履新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的职业生涯迎来新的高度。

同其他长期在商业银行系统履职的金融高管不同,胡怀邦在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经历了高校学者、监管机构,以及大型银行掌舵者的三重身份转换。从研究者,到裁判员,再到运动员,这样的经历在银行高管中并不多见。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8岁的胡怀邦1978年进入吉林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此前,他是河南省鹿邑县马铺公社办公室的一名干部,一度还担任当地卫生院副院长。据说,胡怀邦年轻时是家乡“三大才子”之一。

1982年,胡怀邦大学毕业后进入陕西财经学院(2000年与西安交通大学合并,成为该校经济与金融学院)物资系任教。

当时,中国人民银行曾附属4所财经院校和1个研究生院,分别是中国金融学院(后合并到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西南财经大学、湖南财经学院(后合并到湖南大学)、陕西财经学院(后合并到西安交通大学),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人民银行直属院校中,每个毕业生班都会有部分学生被直接选入央行任职,其他也大多会进入几大国有银行,教职员工则是人民银行系统内编制。

比如,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和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蒋超良均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是同级校友,他们都曾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到陕西财经学院任教,胡怀邦正式进入人民银行系统。

在陕西财经学院执教15年间,胡怀邦从普通教师升至副院长。随后,他调任中国金融学院担任副院长。

“中国金融学院历任院长,如刘鸿儒等,都是金融界很有影响力的人物,胡怀邦进入中国金融学院担任领导职务,预示其将来有更大发展。”一位在中国金融学院曾与胡怀邦共事过的学术界人士表示。

1999年,胡怀邦升任中国金融学院院长,同年获得博士学位。1年后,在人民银行系统资历颇丰的胡怀邦开始了首次身份转换:步入监管层。

2003年,胡怀邦先后赴任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西安分行行长,后回到北京,出任当时挂牌不久的银监会监事会工作部主任。在随后的银监会纪委书记任上,胡怀邦推出“约法三章”、“三项清理”和“履职回避”等管理举措,推行全员履职问责制。

在胡怀邦推动下,银监会用1年多时间,起草完成了《履职问责试行办法》,从制度框架上建立起了对监管者的约束。

2008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际,胡怀邦执掌交通银行,出任董事长。此前,他仅在中投公司积累了1年金融机构管理经验。

上任不久,胡怀邦便提出交行发展新战略: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设以财富管理为特色的一流公众持股银行集团。

据记者了解,上述战略的具体内容包括,国际化方面,形成以亚太为主体、欧美为两翼的架构;综合化方面,除商业银行主业外,发展信托、租赁、基金、保险等全牌照业务。此外,不断增强跨境、跨业、跨市场服务能力,打造财富管理品牌。

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认为,尽管“两化一行”战略特色鲜明且有序推进,但这些业务对交行短期内利润提升作用有限。数据表明,截至2012年年末,交行6家非银行子公司利润贡献率只有2.18%,境外机构净利润占比仅为4.5%。同期,国际化程度较高的中国银行境外机构税前利润占比约为15%左右。

同时,也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上一轮银行业资产规模和经营利润快速增长周期内,交行在比较赚钱的信贷和资金业务上发展相对缓慢,同股份制银行的差距不断缩小。

相关数据显示,5年前,交行盈利是民生银行的3倍,如今已缩至1.5倍。

但也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交行在快速发展中强化风险管理的体现,该行资产质量比较稳定。截至2012年年末,交行不良贷款率为0.92%,资本充足率是14.51%,核心资本充足率达11.58%,在五大行中排名居前。

胡怀邦曾表示,“十二五”时期,用最多不超过5年时间再造一个交行,实现资产规模、盈利水平翻番,总资产达到8万亿元,净利润超过800亿元。伴随领导层更迭,交行新董事长牛锡明将带领该行继续实现这些目标。

在交行内部,胡怀邦有学者型领导之称,被认为具备审时度势的眼光,金融危机以来,成功带领交行转型并创造诸多红利,个性稳健且慎思。在一些家乡人眼中,胡怀邦为人低调谦和。

新的身份

4月28日,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成立大会在京举行。全国政协副主席、开发性金融促进会会长陈元和国开行党委书记胡怀邦出席大会,并共同为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揭牌。

新老国开行掌门人同时出现,赋予了开发性金融特殊的含义。

“在过去15年中,陈元给国开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一位国开行人士表示。

国开行从一家不良资产率高达40%,几近破产的银行,到如今总资产达7.52万亿元,不良贷款率降至0.3%,同时又是第一大债券银行。

在陈元看来,开发性金融依托国家信用,通过市场化运作缓解社会发展瓶颈制约,核心是通过银政合作,主动建设市场,把空白和缺失的市场培育成熟,实现商业可持续。陈元还为国开行打开了国际市场,使之成为中国最大的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及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

但业内普遍认为,国开行身份依然模糊,始终徘徊在商业金融和政策性金融之间。“中国并不缺商业银行,但中国缺政策性银行。”前国开行副行长刘克崮对本刊记者表示。

他进一步认为,国开行在政策性金融方面大有可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国开行有实力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支持;其次是民生相关工程,如助学贷款、小微贷款、城市商户和“三农”贷款等,都是商业银行目前涉及较少,但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项目,国开行可起到批发供应资金的作用;最后是国开行始终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目前发放的美元贷款余额已超过中国银行。“走向世界,面临外交风险和国家安全挑战,所有国家都需要一家政策性银行执行国家意志,维护国家利益。”

此外,刘克崮也表达了对国开行商业化尝试的看法。他认为,“国开行2008年之后进行了一些商业化的尝试,有些可能已暴露出一定风险;有些尝试今天看来可能并不成熟。继续大力推进政策性金融业务或许是国开行下一步发展的方向。”

一位国有大行战略研究人士表达了相同的观点,认为继任者胡怀邦可能会回归国开行的政策性定位,以政策性银行身份开展业务。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高良玉时代落幕
高良玉欲走还留,南方基金还是不习惯没有高良玉的日子。


徐浩明:折翼的创新者
风控建设的缺位,令徐浩明的创新努力付之东流,他的光大证券总裁生涯也因此终结。


朱玉辰的跨界首演
浦发银行新掌门朱玉辰试图通过创新推动战略转型。


“预言者”万建华
从银行到银联,再到券商,在诸多领域,万建华总能引领行业发展的潮流。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