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特别策划 > 北京故事

北京故事 [《金融世界》2013年06月号 ]

历史和传统在带给金融街禀赋的同时,也将变革转型的命题抛在当下。建设国际金融城和区域扩张,是北京CBD建设的重头戏。鼎足三分的竞争格局下,借助新兴金融,丽泽金融商务区具有一定的后发优势。

本刊记者  韩韬 张玉洁 孙飞/文

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是北京市谋划多年的金融之梦。以上世纪90年代金融街建设为起点,北京走过了20年的逐梦之路。

凭借独特的禀赋和不懈的努力,金融业现已成为首都发展最稳定、最重要的支柱产业。

金融街、CBD和丽泽金融商务区,已然或正在成为北京金融中心城市最具代表性的名片,构成北京金融故事中意蕴最为丰富的篇章。

 

金融街:历史的积淀

本刊记者  韩韬/文

天安门沿长安街向西,直线距离5公里左右,北京西城区西二环路,北至阜成门,南至复兴门,大道东侧一带,便是金融街。

踞京畿之要,扼经济之喉,八百年底蕴夯基,崛起金融千里马;

凭决策之优,享资源之利,二十载风云在握,拓开世界一条街。

这一阕对联,恰是北京金融街发展20余年的真实写照。

漫步金融街,除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还有精心修缮的都城隍庙、吕祖宫等建筑古迹;除了熙来攘往的白领商客,还有不同肤色的学者游人。

在金融街2.5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汇合了“一行三会”等国家金融决策监管部门,聚集了政策性银行、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知名企业等约1600家,其中,中外资金融机构总部、电信、电力和众多大型企业集团总部160余家,囊括了全国约50%的金融资产、30%的人民币结算业务,其金融从业人员占到北京市的65%。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近日指出:金融街已成为首都金融的一张靓丽名片。金融街应依托金融总部,吸引更多全国性要素市场聚集北京。

北京市西城区区长王少锋在其为《金融街·二十年》一书所撰写的后记中用诗意的笔调写道:历数金融街走过的路,回望清晰的、深深浅浅的脚印,看到了汗水、泪水在脚窝中积淀,和着岁月的风尘,绽开创新芳华。

溯源金城坊

追溯历史,金融街所在区域从元代起就被称为“金城坊”,其义出自《史记·秦本记》:“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万世帝王之业也。”《汉书·贾谊传》中有言:“圣人有金城。”意谓城市与人精神力量的坚固。

当年,金城坊北面的白塔寺,曾是元大都最为繁华的商贸区,庙会的香火一直缭绕到半个世纪前,成为北京著名的文化景观。

相关史料记载道,明清两代的金城坊,遍布金坊、银号,商贾富豪和皇亲国戚多在此发迹生财。

这便是北京金融街最初的萌芽。

至清末,户部银行即设于此,不久改为大清银行,民国初年又改为中国银行。

知名历史人物陈宗蕃在其《燕都丛考》一书中谈到:“其后,大陆、金城、中国实业各银行,均先后设立于此。民国十年以前,各银行竞于是谋建筑,颇有作成银行街之想……”

正是基于“天赋异禀”的区位优势和历史传承,上世纪90年代初期,北京市因地制宜,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提出了打造“金融街”——首都第一个大规模整体定向开发的金融产业功能区的想法。

“回顾北京金融街的开发动议,可能是受到纽约华尔街的启发。”金融街商会会长陈耀先在《金融街·二十年》一书中写道。

实际上,北京金融街也一直致力于打造中国的华尔街。

华尔街是纽约市曼哈顿区南部一条街的名字,长不超过1英里,宽仅11米,两旁摩天大楼林立,街道如同峡谷,抬头只能望见一线天。

有学者认为,华尔街自18世纪末成为美国金融的象征以来,经历了200多年的风风雨雨,是一部沧桑巨变的美国金融史和经济史,也是美国政治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纽约的城市记忆。

原西城区建委主任、北京市金融街建设指挥部第一任常务副总指挥许燕生曾表示,不管CBD也好,金融街也罢,都不是谁能够定义出来的,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产物,都是城市发展的结果。20世纪80年代,中国金融体制改革正经历着重大变化:工农中建四大专业银行陆续组建,中国人民银行剥离储蓄等业务后,逐渐专门行使央行职能。

彼时,中国的金融业格局正在转变,由此不断增加的金融机构对办公地点的需求就成为了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北京市西二环东侧区域的地理位置很独特。“基于我们对该区域土地使用性质的认识,从我国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在这个区域发展金融产业,聚集银行和金融机构总部,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而在研究这一区域发展方向的过程中,‘金融街’这个概念逐渐形成。”许燕生撰文写道。

然而,“金融街”概念自提出伊始,便饱受市场及业内质疑:上海的定位是金融中心,北京的定位首先是政治中心,现在又要做金融街。即使是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没有过要建第二个华尔街的想法。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能同时容纳多个国际金融中心吗?北京发展国际金融中心会否对周边区域造成“虹吸效应”?

“现在回头看,西城区政府在金融业远未像今天这么发达的90年代初期,在寸土寸金的核心地区辟出一块区域专注于发展金融业,是非常有远见的决定。”原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办主任刘学增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评价道。

“任凭雨打风吹,我自岿然不动。”西城区的努力最终获得肯定。1993年10月,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年~2010年)》明确提出:“在西二环阜成门至复兴门一带,建设国家级金融管理中心,集中安排国家级银行总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总部”,由此拉开了金融街建设的序幕。

金融街那些事儿

此后,金融街建设按照“政府主导、企业实施”的发展思路,依靠政府大力推动,依法合规组织区域搬迁,将土地开发与项目招商相结合,并迅速启动了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

在“一行三会”中,银监会最后一个入驻金融街,其与金融街结缘可谓“找你找得好辛苦”。

2003年4月,中国银监会正式挂牌履职。办公地点为两处:一处位于东城区工人体育场西路1号,原为中央金融工委办公楼;另一处则使用人民银行在西城区成方街甲33号院内的3号和4号楼。

“人员分在两处办公非常不方便,且办公面积也不够用。”原银监会副主席史纪良作为主管领导全面负责购楼事宜,他回忆说,为解决银监会机关办公用房问题,也曾考虑过安外大街56号(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等地。

后来经过比较,银监会认为,就地理位置和周围环境而言,还是金融街比较合适。且受证监会保监会入驻金融街的启发,并看到金融机构都有很强的入驻意愿,经过与金融街控股公司几番接触,银监会最终预定了鑫茂大厦,并在其建设过程中与开发商充分沟通,满足了银监会用楼的个性化需求。

“入驻北京金融街是中国银监会发展史上一件大的历史事件,这对银监会的发展,以及北京金融街发挥更大的聚集效应、优化金融发展环境具有重大意义。”史纪良认为。

要说起坊间知名度最高的金融街建筑,……(全文6238字)

[ 以上文字节选自金融世界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 


CBD:现实的使命

本刊记者  张玉洁/文

京CBD位于距天安门以东10公里左右的朝阳区内,西起东大桥路,东到东四环,南临通惠河,北至朝阳北路,并在北部形成亮马河辐射区。

北京,千年古城,既有厚重的历史,又有无限的活力。夜幕低垂,沿长安街一直向东,穿过东大桥路,道路两旁的建筑物渐次变成了现代高档写字楼,夜空中楼宇发出的明亮的霓虹灯色似乎不断提醒行人,这里是诸多国际组织和金融机构的驻地,商务中心区(CentralBusiness District,CBD)到了。

2007年竣工的国贸大厦三期是目前北京的最高建筑。中国首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就位于2号楼。此外,这里还有包括美银美林在内的多家外资金融机构。

由国贸向东,穿过大望路,华贸中心顶层,德意志银行的标识格外显眼;位于北京地铁10号线金台夕照站附近的环球金融中心则是另一金融据点,渣打银行等国际金融巨头纷纷入驻。

国贸、华贸中心、环球金融中心三大建筑群构成了北京CBD的金融核心集聚区。

北京CBD拥有160家世界500强企业,聚集了北京30%的五星级酒店、50%的外籍常住人口,以及80%的国际组织和商会。北京每年有50%的国际会议在这里召开,并举办90%的国际商务展览。此外,北京CBD周边还云集了诸多外国驻华使馆。可以说,国际化是北京CBD最鲜明的特色。

“自2000年开始大规模建设以来,北京CBD已形成的三大主导产业格局中,国际金融业居于龙头地位,这里拥有北京市70%的国际金融机构。”北京市CBD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金融梦舞台

CBD是“商务中心区”的英文简称,通常指现代都市内大量金融、商业、贸易、信息及中介服务机构集中,拥有丰富的商务办公楼、酒店、公寓、会展中心、文化娱乐等配套设施,市政交通与通讯条件完善的区域。

由于许多金融机构选择设在金融中心城市的CBD中,使得CBD不约而同地成为了金融中心的核心区域。伦敦金融城、纽约曼哈顿,新加坡中心区、香港中环等皆是如此。

“CBD对于金融中心的形成具有推动作用,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吸引金融机构聚集和促进金融市场发展。”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CBD国际金融研究院秘书长徐义国表示。

他认为,北京CBD软硬件配套设施一流,不但吸引了大量跨国公司在此设立区域总部(行)、职能总部或代表机构,也成为了国际金融机构进京设址的首选地。

实际上,各国创建CBD的本意,就是要构建一个国际一流的交易平台和竞争舞台。“从世界现有CBD状况看,大多具有较高的开放程度和规范的交易秩序,具有良好的办事效率和低廉的交易成本,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区域金融市场的发展。”徐义国表示。

金融集聚带对该地区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早已是地方政府的共识。同位于北京朝阳区的CBD相类似,在北京西城区的金融街,众多金融机构总部林立,其中不乏行业巨头。正是凭借发展金融业,西城区人均GDP高居北京各区县之首。

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或地区开始重视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建设,积极创造各种软硬条件,吸引金融机构入驻,试图加快金融中心缓慢的自然聚集过程,从而形成政府主导型金融中心城市。

上世纪90年代开始,根据首都经济发展的功能定位,北京加快调整产业结构,进一步向现代服务业主导的服务经济转型。由于金融监管机构和各大部委均在北京,使其拥有其他城市无法企及的决策优势,也为朝阳区发展现代金融业、建设金融聚集区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彼时,位于北京西城区的金融街的开发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一行三会”、各类金融机构相继落户。同时,随着北京开放步伐加快,不少国外金融机构和各类国际组织也看好在北京发展,但在寸土寸金且变得日益拥挤的市区还有空间吗?

人们将目光投向北京东部。当时,不少外资机构选择在朝阳区落户,配套设施达已到一定规模,商务中心区初见雏形。朝阳区敏锐地意识到,发展传统制造业并无优势,而服务业,特别是以金融为代表性的现代服务业则具蕴藏巨大潜力。

由此,这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遍布厂房的土地迎来新的生机。

求索发展路

北京“商务中心区”概念的首次提出是在1993年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年~2010年)》中:在建国门至朝阳门、东二环路至东三环路之间,开辟具有金融、保险、信息、咨询、商业、文化和商务办公等多种服务功能的商务中心区。北京CBD由此获得了“准生证”。

在最初形成的《北京市商务中心规划》中,北京CBD的范围西起东大桥路,东至东三环路,南起光华路,北至朝阳路。1997年,北京CBD扩容,东扩至西大望路,南起通惠河,并在北部形成亮马河辐射区。

“2000年以前,CBD主要以缓慢自然发展为主。”前述北京市CBD管委会相关人士表示。

2000年以后,作为北京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的竞争者,上海和深圳一直将吸引金融机构入驻视作一项重要工作,并先后于2002年和2003年出台了相关优惠政策。因此,从2001年开始,一些起先将总部设在北京的金融机构纷纷“南飞”。

同北京相比,上海和深圳均具备发达的全国性金融市场,上海更拥有悠久的金融文化和传统。上世纪30年代,上海就已是东亚地区的国际金融中心。在一线城市企业运营成本不断攀升背景下,沪深两地的优惠政策无疑对金融机构有很大吸引力。

为积极应对外部竞争,2003年4月,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在金融街调研时指出:在北京发展的金融企业将得到一个与其他城市同等优越的环境。

由此,北京市促进金融业发展政策的制订开始提上议事日程。《北京市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产业发展的意见》及其实施细则相继出台。

对于北京CBD,机遇再度来临。

根据CBD落实的实施意见,对2005年以后新设立或新迁入CBD的金融企业将给予一次性资金补助,最高补助额度为1000万元;金融企业在CBD购房或租房也可享受相应补贴;并对优惠政策实施的具体条件、相关事项和申请程序进行了明确。

“中意人寿、友邦保险等多家金融机构纷纷打电话咨询。”一位北京市CBD管委会相关人士回忆称。

在政策优惠下,中信证券、中英人寿保险等金融机构相继选择迁回北京。“‘一行三会’和各大部委均在北京,这种信息和决策优势使任何一家大型金融机构都不会轻易放弃北京。”一位中信证券投资银行部高管表示。

2007年,朝阳区在全市率先设立金融办,专门面向金融企业提供各类政府服务,研究制订促进金融业发展的政策措施,落实兑现补贴奖励,并为金融机构注册登记、选址入驻、开展业务、后勤保障等提供延伸服务。

北京市朝阳区区长、北京CBD金融商会会长吴桂英接受采访时回忆称,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落户朝阳区时,北京CBD金融商会联系华贸金融中心物业方,了解该行办公用房需求,并制定相应方案,使蒙特利尔银行在华贸中心选择了称心如意的办公地点入驻,该行行长特别致信北京CBD金融商会表示感谢。

此外,北京CBD金融商会还与朝阳区相关部门协调,在外资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子女就读、外籍人员签证办理等方面提供便利服。

2008年,北京市出台《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业发展的意见》,首次对首都金融总体空间布局进行规划,并提出“一主一副三新四后台”的金融业空间布局,北京CBD作为“一副”,被明确定位为“国际金融机构的主聚集区”。

截至目前,北京CBD聚集国内外各类金融机构总计超过1000家。其中,外资金融机构250余家,国际交易机构近10家,包括渣打银行、德意志银行、蒙特利尔银行、东亚银行等外资银行,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组织驻华机构和纳斯达克、纽约证券交易所代表处等。

“对于一家致力于稳定快速发展的公司而言,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可以带来不少帮助,朝阳是一个EasyChoice(简单的选择)。”大众汽车金融(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薄科满回忆道,当初大众汽车金融(中国)选址时也有过其他考量,但在综合评估后,CBD成为了“最优解”。

“在朝阳区可以找到很好的办公环境、雇佣到满意的高素质人才、身处北京,甚至全国最好的商务环境中。”薄科满表示。大众汽车金融(中国)2004年以来一共搬了三次家,都是在朝阳区。

成长之困惑……(全文5702字)

[ 以上文字节选自金融世界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 


丽泽:未来的引擎

本刊记者  孙飞/文

距天安门约6公里,北京市西二、三环路之间,以丽泽路为主线,东起菜户营桥,西至丽泽桥,南起丰草河,北至红莲南路,这片区域,即是正在建设的丽泽金融商务区。这块占地面积达8.09平方公里的区域,是北京市三环内最后一块成规模的待开发区域。

2008年4月,随着《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业发展的意见》发布,丽泽金融商务区的概念正式浮出水面。

如果说金融街和CBD显示着北京金融过去和现在的发展成果,丽泽金融商务区则承载着北京金融未来发展的新希望。

“未来,首都金融业的发展将主打金融街、CBD和丽泽金融商务区,可以预计,未来首都金融功能区将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开发,体现了北京金融业对空间的需求不断增大。

“金融街的发展很快,但空间已经不大了,可是金融业要发展的空间还很大。”中国投资学会副会长刘慧勇表示。

与此同时,发展丽泽金融商务区,对改变北京城区发展“南北不平衡”的格局,也具有重要意义。

如今,包括丰台区在内的北京南城,与北京北部区域相比,经济发展相对落后,长安街以南区域也成为北京城市发展的软肋。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北京南城缺少重大功能性项目带动、缺少高端产业功能区的支撑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北京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此背景下,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发展受到了北京市、丰台区的高度重视。

2009年12月28日,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丽泽控股公司)正式成立。丰台区丽泽开发办、丰台区金融办、丽泽控股公司组成了“三驾马车”模式,共同负责丽泽开发建设的整体工作。

尽管官方和市场都对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发展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但从目前情况来看,金融功能区的建设完成乃至发展成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优劣势并存

发展金融商务区,吸引金融机构入驻自然是第一要务。

为此,北京市、丰台区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

北京市发改委在《关于加快推进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开发建设实施的工作意见》(下称“《意见》”)中指出,丽泽金融商务区将全面享受北京市现有支持金融业发展的各项优惠政策。

同时,对入驻的金融机构给予一次性资金补助,对金融机构在商务区内购置办公用房给予一次性购房补贴,租用办公用房的实行三年租金补贴;对金融机构工商注册进行全额补贴;年度对区级地方财力贡献在二千万元以上的金融机构,按其当年对区级地方财力贡献的百分之二,奖励给金融机构高管人员。

丰台区也出台了专门促进丽泽金融商务区发展的政策,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支持金融产业项目、区域发展配套服务、重大贡献企业奖励、人才引进、子女教育等方面,都制定了详细的规则。

“政策上的优惠是丽泽发展的动力之一。”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吕随启表示,“为促进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发展,北京市制定了一些优惠政策。如果丽泽的发展能够再上一个层面的话,国家也可能会给一些优惠政策。”

与此同时,“丽泽金融商务区与金融街等金融功能区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成本较低。”吕随启认为。

国际房地产顾问戴德梁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1季度,金融街商圈的租金已上涨至每月每平方米349.89元。而丽泽附近的写字楼租金大约为每月每平方米200元左右。

此外,对于金融机构而言,更具吸引力的是丽泽未来的发展蓝图。

丰台区区长冀岩介绍,“立体交通网、生态商务区、信息高速路、金融不夜城”将成为丽泽金融商务区的标签。

目前,规划经过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地铁线共有两条,其中,14号线西段于2013年5月通车;16号线已开工,计划2016年通车。

“14号线实际上将丽泽和CBD连在一起,一直到机场,47公里。16号线则是将丽泽和金融街、中关村都连在一起。”冀岩表示。

而丽泽金融商务区即将开建的地下环廊,则将连通西二环和金融街。

“将来,环廊的建设要与城市主干路相连接,从城市主干路就能直接到达这个环廊,地下环廊还会与商务区所有的建筑相连接,使丽泽商务区形成一个立体交通模式。”冀岩曾向媒体表示,丽泽商务区将借鉴中关村、金融街地下环廊的经验,充分发挥环廊和周边路网的衔接,包括建设的长度、出入口的设置等,以和周边的环境紧密结合。

此外,有业内人士也表示,在大兴区兴建的新机场,也将促进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发展。

生态环境也是丽泽作为“后发金融功能区”着重考虑的一点。

刘慧勇认为,在北京,无论是CBD,还是金融街,楼都比较密,绿地相对较少。

“丽泽金融商务区内将建设260公顷的森林公园,绿地和建设用地的比例达到了1:1.2。我们现在还在对这个比例进行调整。”冀岩表示,“丽泽金融商务区整个成片的绿地将近1800亩地,两条水系——莲花河水系,丰草河水系,都将进入丽泽金融商务区。”

在信息高速路的建设上,丽泽将携手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歌华有线以及中国卫通等五大通信运营商,通过高层次定位、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以及综合地下管廊、三网融合、物联网、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和先进理念的综合应用,打造“北京信息化基础设施提升综合示范区”。

“金融不夜城”是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另一特色。

“我们认为,真正的金融一定是24小时在运转的,特别是金融信息。因为中国是白天的时候,美国是夜晚,中国是夜晚的时候,美国是白天,所以信息不能停,24小时在运转,所以我们提出金融不夜城。”冀岩表示。

“现在,已经入驻丽泽金融商务区的企业已经达到了130多家,注册资本金已经达到500多亿。”冀岩表示。

然而,虽有多方面的后发优势,但不可否认,无论是金融体量,还是对金融机构的吸引力,目前的丽泽,还不能和金融街、CBD相比。

目前,金融街是我国管理金融机构资产最多的区域,资产规模达62.4万亿元,占全国总量的近一半。西城区金融服务办公室透露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金融街实现三级税收2484.8亿元,占西城区三级税收总额的81.4%,占北京市三级税收总额的30.8%。

CBD截至2012年底,共有各类金融机构1308家,其中,外资金融机构277家,约占全市65%;法人金融机构259家,占北京市三分之一。

“现在,丽泽对于金融街还构不成竞争,因为才刚起步,丽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金融街还是没法比。”吕随启表示。

“现在还基本上都是工地。”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告诉记者。

一位券商高管也告诉记者,他家就住在丽泽周边,“几年前就听说了丽泽金融商务的浩大声势,开始还很激动,觉得丽泽这块区域终于要发展起来了。但是几年过去了,很多拆迁平整的土地还在那被广告板罩着。”

按照北京市发改委发布的《意见》,丽泽金融商务区发展模式的第二步为“2011~2015年,用5年时间基本形成丽泽金融商务区建设雏形。”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在2015年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加快进度。

“商务区建设最花时间的还是拆迁工作,拆迁的时间不可控,之后的建设工作时间就是可控的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谢太峰认为,丽泽金融商务区近年来建设较为缓慢也有着客观因素的制约,“2008年,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开发建设正式启动,但是金融危机却爆发了,世界经济都受到冲击,包括北京市,投资、金融机构的入驻肯定都会受到影响。”

“而且,金融功能区的建设,肯定是要进行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的。从2010年开始的房市调控,对丽泽金融商务区的开发建设也会产生影响。”谢太峰进一步分析道。

此外,丰台地区相对落后的经济也是丽泽金融商务区发展的一个制约因素。

谢太峰认为,“金融机构都是跟着客户走的,如果没有大的企业、大的客户,就很难对金融机构产生吸引力。以一个证券公司为例,如果一个城市连上市资源都没有,那这个证券公司愿意去那建分部甚至把总部搬到那儿吗?”

目前,丰台区经济在北京市各区县中相对落后,在丽泽控股公司成立时,就表示“力争在5年内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上市,实现丰台区区属上市公司零的突破。”

吕随启则表示,尽管丰台区实体经济相对薄弱,但“发展金融并不需要强大的实体经济,比如香港,现在有很强的实体经济吗?丽泽并不是只服务丽泽、丰台区,而应该服务全北京市,甚至全国。”

胡俞越认为,丽泽应该抓住金融街“南扩”的机遇。

“金融街目前西扩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西边是老的政务区,发改委、工商总局都在那,金融街向南发展,丽泽正好是在金融街的正南边,两者可以发挥金融资源的聚集效应。”胡俞越表示。

探索新兴金融……(全文5485字)

[ 以上文字节选自金融世界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 

 

北京金融中心建设的模式选择

谢太峰/文

2012年,北京全市新增财政预算收入中,35%来自金融业,金融业已成为是北京市的第一支柱产业。

北京市委、市政府也多次提出,将北京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的目标。然而,要顺利实现这一目标,不仅要增强北京对国际国内金融资源的吸引力和积聚能力,还必须对所拥有或所聚集的金融资源在区内进行合理配置。

目前,北京市委市政府提出的金融功能区配置模式为“一主一副三新四后台”。“一主”是指金融街作为金融主中心区,进一步聚集国家级金融机构总部;“一副”即CBD作为金融副中心区,是国际金融机构的主聚集区;“三新”是海淀中关村西区、东二环交通商务区、丰台丽泽商务区为北京市新兴科技金融功能区;“四后台”是指海淀稻香湖、朝阳金盏、通州新城、西城德胜四个金融后台服务区。

从本质上说,这种金融资源配置模式仍然具有浓厚的“划片配置、分业发展”的传统特色。在这种模式下,北京实际上形成了9个金融功能区,造成了金融的“多中心”,而多中心其实就是没有中心。在金融资源存量、增量都有限的情况下,分的功能区越多,越形不成“拳头”。

这种金融资源配置模式存在的问题主要有:

1. 容易造成金融资源配置的分散化。众所周知,金融中心建设的过程就是金融资源聚集和配置的过程。“划片配置、分业发展”模式的缺陷之一,就在于使相对有限的金融资源在各个功能区之间进行了较为分散的配置,从而影响了金融资源整体配置的效率和北京金融中心的竞争力。

2. 容易造成内部恶性竞争。……(全文1552字)

[ 以上文字节选自金融世界杂志,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百日肖规
严打股市违规、防控创新风险、改革新股发行…… 履新以来,证监会主席肖钢默默改造着资本市场。 出手不多,但招招直指市场痼疾;知易行难,...


财务公司的纠结
仅仅作为企业的“内部银行”,财务公司心有不甘,想在外部市场分一杯羹,却又面临监管约束,纠结中的财务公司将会走向何处?


天津故事
天津故事,是地方政府为发展金融而不懈努力、艰难探索的一个缩影。在中国金融改革创新发展中,留下了诸多的启发和启示。


城镇化:金融的机会
中国未来最大的发展潜力在城镇化,中国金融最大的发展机遇在参与和推进城镇化之中,商机就在眼前,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如何把握?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