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地方金融 > 温州何去何从

温州何去何从 [《金融世界》2013年01月号 ]

实施细则已经出台,但温州金改前景依旧不明朗。

本刊记者  张和平/文

2012年11月23日,备受期待的《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实施方案》(下称“实施细则”)终于正式对外公布。而此时,距离温州金改“十二条”发布,已经过去8个月有余。

细则共有12条,内容与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的“十二条”条条对应,高度一致,是“十二条”的细化与延伸。

细则不细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此总的评介是:省政府的实施细则对“国12条”作了细化和解读,有许多创新,拓展了民间资本投资领域,扩大了中小企业融资渠道。但细则在金改上并没有重大突破,并且细则不细,尚需进一步制定每一项改革的操作规程。

他分析说,温州金改实施细则有三大亮点、三大遗憾。

三大亮点,一是个人资本允许人民币直投。“十二条”对这项任务的表述是: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而实施细则表述为,探索以人民币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将“研究”两字改为“探索”,这意味着这项重大改革释放出向前推进的积极信号。二是允许小贷公司发行私募债券,这拓展了小贷公司融资空间。三是设立区域性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等非银行性金融机构,拓展了民营企业直接融资的渠道。

三大遗憾是:没有突破民间资本直接筹建民营银行的限制;没有允许利率市场化在温州特定区域、特定区间试点;没有允许设立票据中心。而这三点恰是金改的核心内容。

周德文的分析道出了许多民营企业家及一些小贷公司、民资管理公司负责人的心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贷公司董事长表示:“原先,我们对实施细则抱以很大的希望,没想到‘花头’不大、创新不多,令人有所失望。”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表示,最终确定的实施细则是“根据温州的实际,把温州这几年可以改,通过努力可以突破、可以争取的,都放进去了。”

一位业内人士对温州金融改革打了个比喻:这好比是一团面粉,要想把它做成馒头,得和面慢慢揉。

直投大有可为

实施细则中提出,探索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虽然实施的前提是“在国务院统一部署领导下”,而目前尚未得到国务院的批准,但温州广大企业家仍抱以很大的期待。

周德文说,温州人投资的一大特点是,善于“单兵作战”。6000多亿元的民资在近几年备受“投资难”的煎熬,加上遭受民间债务危机的冲击,让企业家感叹“投资难,难于上青天”。目前,温州有60多万人在世界131个国家和地区创业发展,民企实施细则进一步推动个人资本境外投资,这对开拓民资投资渠道,化解“投资难”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温州企业家许俊彦说:“我现在很着急,由于‘十二条’释放出的积极信号,我用个人资本在台湾投资回收利用废旧轮胎高科技项目受到台湾方面的高度重视,2012年10月26日,该项目在台湾第一个获批。但有效期仅6个月,过期作废。”

温州迈拓国际贸易公司副总经理王明江更是心急如焚。几个月前,他抓住商机在印尼雅加达大干一票,与当地企业合作,前期总投资1亿元人民币,开采有色金属,与他在温州实业形成产业链。但由于国家尚未批准个人境外投资,前期只能以外贸渠道投入数百万元的设备与技术出口,其余4、5千万元投资款被“关”在门外。

王明江、许俊彦以及思铭(泰国)橡胶科技集团负责人郑愉鸽等一大批已向境外直投“开弓”的企业家都迫切希望国家尽早批准境外直投。

此外,探索小额贷款公司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也是实施细则一个重大突破。瑞安华峰小额贷款董事长顾问陈寿清认为,把小贷公司做好了,不一定“转行”搞村镇银行,小贷公司可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这种变通方式组织“存款”,将零散在千家万户的小额民资聚沙成塔,既壮大小贷公司的资金实力,又提高民资的回报率,用丰裕的民资支持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解决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的问题。

他认为,搞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办法,可有效地防范风险。可以先搞1亿元的规模,运作好了再允许逐步搞2个亿、3个亿。

建立征信体系

实施细则出台,温州金改向前迈进了一步,如何实施,则成为进一步推进的关键。

瓯海信通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总经理黄永平说,“十二条”和实施细则都明确了金融改革一项重要任务是引导民间资金规范化、阳光化,温州创建的3家民资管理公司就是一个有意义的探索。但是,经过几个月的运作,企业的税赋太高,难以可持续发展。

他算了一笔账,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若持1亿元资本,按零风险经营、正常毛利12%计算,扣除各项税金,年回报是480万元。万一经营不善,则可能血本无归。而将1亿元存入银行“睡大觉”,年利息回报也有420万元。因此,建议政府给予一定的政策扶持,在税收上予以减负。

温州金融办主任张震宇也呼吁,宜将定性为工商企业型的小额贷款公司转为真正的金融机构,以减轻其“税负过重”的压力,扶持其实现可持续发展。

温州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认为,金融改革的主要目标是发展实体经济。当前温州民营企业、实体经济陷入深度困境,主要问题不是“融资难”,而是“融资贵”。企业经营成本步步升高,利润持续走低,但银行利率居高不下,导致困难企业被高利息压死,正常企业被高利息吓死。

郑晨爱与黄永平等建议,当务之急是政府出面建立全社会的“征信体系”,老板向民间借钱的信用也有记录,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这个征信系统光有官办人民银行是不够的,还要扩展、延伸到“第三方”,将官方与“第三方”连为一体。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泉州金改:并非重复温州
温州金改着力为巨量民间资本找到合法出口,而泉州金改服务实体经济的意图更为明显。


锻造农业金融“履带”
结合实际情况,河南省正探索“全产业链”农村金融服务,通过产业升级,带动农民增收。


金改先行者
继温州之后,深圳的金融改革也明确方向。金融改革,是否将成为新一轮改革的切入点?


温州改革突破与局限
最近,温州金融改革试验的启动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