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金融家 > 刘光溪的“入世”人生

刘光溪的“入世”人生 [《金融世界》2012年09月号 ]

从参与入世谈判,到提供政策咨询,再到参与地方金融工作,每个岗位上,刘光溪都有着独到的见解。

本刊记者  孙弢/文  

宽阔的脸庞、鼻梁上架着金边大眼镜,略微发福的身材。这是初见云南省金融办主任刘光溪的第一印象,持重的装束与略显谢顶的发型,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出一些。

与现在的职务相比,他曾经的另外一个身份更为外界所熟知——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秘书兼特别助手。

关于刘光溪的头发,有一则广为流传的趣事:在日内瓦紧张的谈判间隙,龙永图最喜欢的休闲方式是到莱蒙湖畔爬山。有一次,龙永图爬着爬着,看着身旁头发日渐稀疏的刘光溪,即兴口占一联:

上联:一座山、两座山,座座美景

下联:一根发、两根发,根根文章

横批:溪氏大作

熟悉的朋友打趣说,在入世谈判与读博的双重压力之下,刘光溪三十几岁时,头顶就已是一片“光亮”。

每每听到这样的段子,刘光溪总是一笑了之。尽管阔别家乡多年, 刘光溪的普通话依然带着颇为浓重的山东口音。他出生于沂蒙山区五莲县,在当地,刘光溪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1978年,刘光溪考入山东省的“状元中学”五莲一中,在校期间,他在英语、地理和历史等学科方面展示出过人的天赋。

“他地理特别好,对世界各主要国家、城市的情况都了如指掌,这对他后来研究地缘政治、区域经济合作和世界经济是有帮助的。”刘光溪的高中同学这样评价说。

1981年,刘光溪考入山东师范大学就读英语专业。说来奇怪,这位普通话不太标准的山东大汉,英语口语发音却极为纯正。刘光溪说,这是他长年坚持大声朗读的结果。“最多的时候,一天朗读5个小时,通过录音机一遍遍纠正自己的发音。”当时,他的奋斗目标就是考取英美文学方向的研究生。

然而,一位远房亲戚无意中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航向:“别光学语言,最好能学些business。”于是,刘光溪在学校借了一套《进出口实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将57万字的校内用书一字不漏地抄录了下来,并由此立下了专修国际贸易的志向。

大四毕业的那年暑假,他揣着东拼西凑借到的76元钱来京“朝圣”,拜访了厉以宁等名师。此后,他以优异的初试成绩,免于复试被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生部破格录取。

研究生期间,他师从中国首位WTO专业方向博士生导师薛荣久。1988年,刘光溪成为中国大陆培养的第一批被纽约教育委员会承认的MBA硕士研究生。

毕业分配时,他遵从导师的建议进入外经贸部国际司从事复关谈判工作。

1993年,为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参加APEC首届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所准备的材料中,非常具有参考价值的两份——“美国为何关注APEC”、“美提出亚太共同体的战略构想”均出自刘光溪之手。

此后,逐渐成为业务骨干的刘光溪被部领导委以重任,调任“最大的多边贸易关系”——“经济联合国”总部所在地日内瓦负责推动复关谈判,同时,专修全国独家的“关贸总协定(世贸组织)”专业博士。

历时最长的谈判是1994年11~12月在日内瓦开的中国工作组会议,持续20多天。

在异常艰苦的谈判期间,刘光溪还要兼顾长达40万字的WTO博士论文的撰写。由此得到了同事们送上的“水陆两栖动物”的外号。

1996年早春,中国与世贸组织20多个成员代表团举行会谈。

会议期间,刘光溪思索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中文缩写,终于在“加贸”、“加世”、“入世”、“入贸”诸多提法中选中“入世”。从那之后,“入世”成为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词。

时至今日,刘光溪依然对“入世”这个词尤为偏爱。在他看来,“入世”是一个人处世的必由之境——须得经过一番实践锻炼,才能达到处世练达、应付自如之境。

1997年3月,刘光溪被任命为外经贸部中国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的特别助手。

在谈判最频繁的时节,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从未超过5天。长途飞行、车马劳顿是家常便饭,龙永图和刘光溪渐渐形成一个习惯:出国时,都只带一个小包。俩人将西服、衬衫、皮鞋和日常洗漱用品分成两份,一份存在日内瓦,一份搁在美国,托当地的同志照看。

这一轻装简行的出行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1999年11月15日,历经13年的谈判,中美就中国入世问题达成双边协议。

但争议也随之而来。鉴于国内企业尚不具备与外资企业分庭抗礼的能力,一些媒体乃至学者发出了“狼来了”的警告,很多不明就里的国人将其归咎于龙永图和刘光溪,甚至有人直斥其为“卖国贼”。

“利弊分析法、机遇与挑战分析法,这些都不足以解释‘入世’的影响。”在刘光溪看来:无论外界如何评说,时间会证明一切。

2000年10月,刘光溪被任命为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商务参赞,后应上海市政府邀请,2000年12月,调任上海WTO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副院长,成为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组中最年轻的一位。

做过龙永图的特别助理、新闻发言人,刘光溪知晓并十分重视媒体的影响力,无论是担任商务参赞、还是出任上海市政府专家顾问期间,刘光溪总要主动召集记者“放料”。

“和刘光溪说话是一种享受,没有拐弯抹角、哼哼哈哈,经常是妙语连珠、画龙点睛,让人听了会心一笑、余味无穷。”与刘光溪相识多年的好友评价说。

2009年12月15日,昆明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任命刘光溪挂职昆明副市长。因其颇富传奇色彩的任职经历,刘光溪还未走马上任,就已被当地寄予厚望。

但重托之下亦不乏争议之声:“刘光溪以前是从事WTO研究工作的。在某种程度上,区域经济和对外贸易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区域经济发展快了,WTO进程就会受轻视;WTO受重视,区域合作就要走下坡路。”

面对质疑,上任不久的刘光溪提出了“贸易先行,倒逼金融跨境立体化”的发展路径。

他指出,“没有投融资放开和信贷放开,要顺利实现跨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是不可能的。因此,某种程度上看,贸易结算的率先放开,对放开投融资、贷款等领域跨境结算有着倒逼作用。”

2010年7月 ,云南省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正式启动。尽管一同获得试点资格的有20个省区,但借此契机成立区域性跨境人民币金融服务中心,探索人民币在亚洲区域内发展成为被广泛接受的货币,云南却是独此一家,可谓一步到位。

2011年4月,刘光溪正式调任云南省金融办主任。

一个月后,由他参与起草的《国务院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正式获批,这标志着云南“桥头堡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

在当年举办的泛亚金融论坛上,素来语出惊人的刘光溪透露,其区域性跨境人民币金融服务中心的努力已经有了新的进展。

“我们制定了实质性方案,可以经过5年的努力,把‘区域’拿掉,再过5年把‘跨境’拿掉,再过5年把‘人民币’拿掉,再过5年把‘服务’拿掉,20年后,我们就是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具有差异化竞争优势的泛亚金融中心。”刘光溪表示。

此言一出,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一些业界人士质疑,目前全国有30多个城市提出要打造地区性的金融中心。经济后发、金融基础薄弱的云南省,光靠政策扶持,能否真正成为金融中心?

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没有繁荣的实体经济和成熟的第三产业聚集,再便宜的地皮,再宽松的赋税,也成不了金融中心。”

但刘光溪并不这么看,他认为, “金融中心必须是物流中心、人才中心、技术交易中心、商贸物流中心,没有这些‘流’哪来资金流?所以,昆明具备特殊的区域优势、交通优势,具备打造成区域性金融服务中心的条件。”

在刘光溪看来,“桥头堡”战略、泛亚金融中心的提出,其更深刻的意义在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实现:“通过云南鲜明而独特的优势和无可复制的天然条件,推动人民币周边国际化、区域国际化、泛亚国际化,最终实现人民币全球国际化。

刘光溪笑言,“即使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整个地平线都淹没了,珠穆朗玛峰也淹不了。这就是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的优势。”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王滨的雄心
王滨上任后雷厉风行,“三年再造一个太平”的目标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朱小黄的挑战
履新中信银行行长,朱小黄丰富的银行管理经验将助力中信银行转型,但仍面临诸多挑战。


“另类”张维功
张维功是一位有激情的企业家,他的许多“另类”做法给保险行业带来了改变。


熊晓鸽:感性风投人
在创投行业如履薄冰20余年,熊晓鸽的人生依旧不乏感性。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