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地方金融 > 温州改革突破与局限

温州改革突破与局限 [《金融世界》2012年05月号 ]

最近,温州金融改革试验的启动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张曙光 张弛/文

最近,温州金融改革试验的启动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引起了广泛讨论,大加赞赏者有之,指出遗憾者也不乏其人,提出建议者更多。这对于温州改革试验的发展有利,对于活跃社会思想舆论也不无好处。

从内容来看,包括金融组织和机构改革,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民间金融发展,地方资本市场培育,金融风险防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等,涉及金融市场主体行为、金融市场活动、金融法规制度建设等多个方面。如果试验成功,对全国的金融改革都有借鉴意义。

从现有方案取得的突破和进展有来看,主要有四项:

第一项,“规范发展民间融资。制定规范民间融资的管理办法,建立民间融资备案管理制度,建立健全民间融资监测体系。”这一条最重要,也最具象征意义,也是此次改革的重点和难点。因为两个“36条”早已宣示,只是未曾落实。这一条如果能够真正做到,此次改革试验就成功了一大半。

第二项,“加快发展新型金融组织。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

这一条如能完全办到,将有利于构建多元化的金融体系。问题在于,过去的经验并不能使我们对此乐观。村镇银行2007年年初在6个省进行试点,随后,监管机构大力推动,并制定了发展农村新型金融机构的三年计划,提出2009~2011年设立1027个村镇银行的总体目标。然而,到2011年末,全国组建的村镇银行仅726家,完成计划的70.7%。

不仅如此,现行《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明确规定,村镇银行的主要发起人必须是银行金融机构,且持股比例必须在20%以上,单一自然人及其关联方、单一非银行金融机构或单一非金融机构企业法人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均不得超过10%。这次试验能否扩大民间资本参与村镇银行的力度,让民间资本独立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并推动村镇银行向社区银行发展,进而构建不同层次的金融服务商?如果能,那才是突破,如果不能,那么这次试验也没戏。

第四项,“研究开展个人境外投资试点,探索建立规范便捷的直接投资渠道。”这一条也许最实在,最具突破性,也是放松资本项目管制的重要一步。因为,只有放开个人境外投资,才有可能真正实现藏汇于民,减少外汇储备持续增长的压力。为此,个人购汇和外汇贷款的规模有可能进一步放宽。

第七项,“培育发展地方资本市场,依法合规开展非上市公司股份转让及技术、文化等产权交易。”这一条在于促进产业投资和风险投资以及场外交易的发展,但真正健康而非扭曲地推进也非易事。

这次温州改革试验的最大不足和局限有二:

一是没有提出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试点。村镇银行、小贷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早已有之,虽然也是民营性质,但其存在和发展及其作用和意义不可能与民营银行同日而语。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大股东是民营企业的民营银行,即民生银行,是中国发展最快的股份制上市银行之一。但可悲的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二是回避和删掉了本来就有的利率市场化一项。其实,利率市场化是金融改革回避不了的大事,因为,在利率管制之下,银行的基准利率与市场的真实利率必然严重脱节,这就为寻租和扭曲创造了巨大的空间。在这种情况下,仅仅放开准入,实现民间借贷从“地下暗流”到“地上活水”的身份转变,并不能改善民间金融的运作机制,也无法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张曙光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张弛系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讲师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锻造农业金融“履带”
结合实际情况,河南省正探索“全产业链”农村金融服务,通过产业升级,带动农民增收。


金改先行者
继温州之后,深圳的金融改革也明确方向。金融改革,是否将成为新一轮改革的切入点?


商机“泉”涌
联手行业协会、同业商会等组织,泉州市银行业通过特色经营,有效破解信息不对称难题,不断开拓小额信贷市场。


看涨中关村“草根”
如果要成为“下一个硅谷”,中关村需要更关注民间、草根的力量。目前中关村已经成为内地股权投资最活跃的地区。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