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金融人生 > 享受交易的快乐

享受交易的快乐 [《金融世界》2011年10月号 ]

    “年末如果再不来一波行情,今年就真的要欠收了。”汪阳在电话那头叹气说,股市不好,最近自己还比较闲,可以见面聊聊。
    四天后,即2011年9月8日傍晚,在北京西直门一家西餐厅的靠墙位置,汪阳一边弯身落座,一边和记者寒暄。拿到菜单不到一分钟,这位交易员便点了份牛排套餐。决断之快令人吃惊。
    汪阳是典型的南方人,个头不高,皮肤白净。5年前,他毕业于中国中部地区一所重点大学,经济学的专业背景让他最终选择了一家上市券商,并在交易管理部门开始了与证券交易相关的工作。
    一年多后,汪阳成为北漂一族,进入北京一家管理规模不到100亿元的小型基金公司,也在交易部门。不到四年的时间,汪已经从一名交易员成长为交易部门的主管,并一手建立了交易制度。“我来公司时,交易制度并不规范,开始是从别的公司那里取经,然后在实际交易中,不断地修改和完善交易规章和风控制度。”他告诉记者。
    但个人职业发展顺利的同时,汪阳也亲历了公募基金“江河日下”的煎熬,管理规模一缩再缩。在他看来,公募基金的蛋糕越做越小,行业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

股票交易员的一天
    电影《窃听风云2》中,香港知名股票经纪人罗敏生在短短一个交易日内,就将一只无人问津的冷股,从0.5元的价格一路拉高到7.1元,最后还玩了一把裸卖空的交易,故意自卖自买,违规将价格推高至7.5元。最终,因违反交易条例,罗敏生落得被判入狱半年的下场。
    与电影情节不同,现实中,境内股票交易员的工作绝没有那么精彩,更没有那么令人惊心动魄的交易场面。
    汪阳称,境内交易员的工作是很枯燥的。虽然叫法相同,但境内与境外的交易员性质截然不同。境外交易员实质是投资经理、基金经理,自己要研究、做决策。而境内基金公司的交易员并不需要自己判断并做投资决策,只要听基金经理的命令下单操作即可。
    交易员有着固定的工作时间,几乎每个交易日都要在交易室里盯着交易屏幕。
    8点半到岗后,交易员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早上,查看并汇总与自家基金持仓股票相关的最新信息,包括配股、增发、送股转增公告、股东大会投票、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等等。这是交易员的本职工作。
    打开电子邮箱,查看各家机构发送的报告,是汪阳的“规定”动作。他称,通过Foxmail邮箱管理功能,将海量的机构邮件分门别类,节省了自己不少时间,每天就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阅读。
    接下来,迎接交易员的是一天中精神紧张且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两个工作时段,即上午9点30分到11点30分和下午1点到3点。
    “忙的时候很忙,没有时间上厕所。闲的时候很闲,可能一上午也没一笔交易发生,一天下来,也没有几笔交易单。”汪阳告诉记者,交易员的忙碌状态取决于基金经理的指令。
    受A股跌跌不休的影响,股票交易员们不再忙得“热火朝天”,消停了许多。“最近市场很平静,股市不好,我们都不忙了。”汪阳笑称。
    在基金公司的组织架构中,基金经理所在的基金管理部和交易员所在的交易部是隔离的,彼此独立,分工不同。基金经理向交易部下达投资指令后,具体交易由交易员完成。汪阳说,自己所在的交易部门目前对投资总监负责,而业内惯例是,交易部对总经理负责。
    作为交易主管,汪阳喜欢股票交易胜过在债市的操作,通常会操刀一些交易大单,包括投资总监所管理基金产生的一些大买卖,并且对基金经理的指令进行合规性审查,避免触犯交易禁令。
    汪阳认为股票交易更具有挑战性,波动较大,而且在沪深交易所交易股票,托管、交割、结算都很便利。而债券交易主要集中在银行间市场,少部分在交易所,有时候在银行间交易市场,交易规模太小要找到交易对手都很难,而且银行间债券的托管、交割、结算本身也不是很便利。
    在交易系统里,交易员可以直接看到基金经理下达的指令。汪阳说,指令单分为A、B、C、D单。A单表示交易员在股票价格和数量上,不用有多余的考虑,直接下单;B单意味着在保证交易价格的基础上,交易员可以灵活把握数量。C单表示半天单或一天单,交易员要在半天或一天内完成交易即可;D单是多天单,允许交易员在一定范围内的价格区间,数天内择时买卖。
    除了二级市场的操作,交易员也要在一级市场申购新股,按照基金经理的报价进行申购。
    而在交易员执行交易时,来自交易所的监管如影随形。“通常在交易时间,深交所就会打电话口头通知,不准我们买某某股票,比如连续涨停的股票,或者持有某只股票5%的股份后不准继续买入,超出部分就要卖出。”汪阳认为交易所对基金公司的监管过于严格,有些操作并不违反交易所的明文规定。
    汪阳抱怨说,公募基金的交易员是证券从业人员,被证监会禁止炒股,而保险公司、私募基金等机构的投资经理、交易员却可以大方炒股,证监会对其监管较为宽松。
    随着股市收盘,交易员们也就“解放”了。按照汪阳的话说,一般交易员基本上写完交易日志,将交易数据、持仓量统计和汇总后,就可以等着下班了。
    交易结束后,汪阳仍要面对来自公司内部的监管。尽管交易部自身会对交易风险和合规进行评估审查,但交易员仍要面临公司监察稽核部门的监督。监察稽核部会进行实时监控,还会对交易结束后的一些敏感股票、重大规模的股票进行合规检查,比如,媒体报道较多的一些股票,或者股价出现异动的股票。
    这样的监管也带来了无形的压力。“压力很大啊,怕出错,怕交易不合规。”汪阳说。
    有时,汪还需要向托管银行提交交易席位办理手续,传真营业登记执照等资料。

与对手……

(详细内容请订阅本刊,订购电话:010-88051574/010-88051563)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私募江湖
阳光私募基金经理也都是正常人,总在犯错和纠错中成长。


保险业的“福尔摩斯”
保险公估师的工作需要保持独立、公正,并让保险公司和被保险方都满意。


营销员分级管理箭在弦上
保险营销员分级管理或将推广,探讨完善具体细则至关重要。


黯然离场的央行行长们
很多时候,人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而媒体的解读往往与官方解释不一致。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