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管
 
首页 | 特别策划 | 大调查 | 国际观察 | 产业 | 热点 | 市场前瞻 | 地方金融 | 专访 | 品鉴台 | 观点
首页 > 金融世界 > 产业 > 谁阻挡了资金和产业的对接

谁阻挡了资金和产业的对接 [《金融世界》2011年04月号 ]

 

  从炒股票、炒房、再到炒农产品,游资转战牟利的身影大而无形,民间规模庞大的后续闲资也正跃跃欲试。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经济转型催生的许多科技型中小企业,在发展中却资金严重缺血。资金和产业的背离严重制约经济发展转型步伐。

  

对接难题

  天津科创天使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天津市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资金管理中心主任马凤岭告诉记者,近几年来,天津市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迅速,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要满足这些融资需求,单纯依靠现有的天使投资远远不够。

  天津科创天使投资有限公司2005年设立,初始注册资金是1000万元,通过政府滚动投入,现资产总额达到了4415万元。至今,累计投入了123个项目。据马凤岭介绍,天津地区目前通过创投公司进行的天使投资量非常少,而且局限性很大,尽管累计投资了上百个项目,但资金量最大的一个项目才投入了35万元。很多民间资本对科技领域创业投资周期长、收益慢、风险大的特点顾虑较大,不愿意出资进行天使投资,有意愿的天使投资人的出资量也不大。

  国外的私募基金也不愿关注科技型中小企业。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协会秘书长阮班会说,国外私募基金进入中国后,投资热点主要是机械加工、医药、食品、消费类等市场需求比较稳定的传统产业;而在高科技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投资量比较小,主要是这些行业规模尚小,而且风险比较高,无法容纳国外巨大的资金量,所以不是国外基金的关注热点。

  由于近年来炒风盛行,在科技型中小企业领域的资金、产业背离现象似乎有加剧趋势,并已引起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和专家关注。中国人民大学风险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刘曼红说,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供需两方面的份额都很大,但中间的桥梁狭窄,造成了许多中小企业特别是高新技术企业的投资断档。

  她说,目前,从部分省市已在进行的创业投资情况看,有政府背景的天使公司投资额基本在三五十万,而大规模的私募股权投资动辄上千万元,中间的百万元投资区经常成为无人理会的空白区,接力棒问题很突出。

  据统计,2009年,中国的风险投资平均投资额为三四千万人民币,这个投资额比较大,很多小企业得不到资金支持。这个空白应该由民间松散的投资个体来填补,而构造起民间松散资本的畅通理性投资渠道,对解决资金、产业对接难题显得非常紧迫。

  

信息不透明

  清科集团研究中心董事总经理符星华介绍,创投机构有几种渠道找目标,要么自己铺摊子去搜,要么通过财务顾问来做,更多的想和政府合作,利用推介会和政府的投融资平台进行。但许多地方政府没有做过类似的活动,对企业也没有统一培训,企业不知道投资人愿投什么类型的企业,也不会表述自己的企业,有时她收到100份商业计划书能看下来的不超过10个。

  对上述现象,江苏五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汪建国也深有感触。

  他说,一方面是政府的信息平台透明化不足。国家鼓励民营资本扩大投资领域,但现在大多数领域的信息透明化不够,信息公告范围狭窄,企业只能打听小道消息。企业想参与一个项目,需要打通各级官员关系了解信息。政府应把整个项目前期筹划、环境背景等关键环节都公开化,而不是仅为招标挂牌做个形式化的东西。另一方面,企业投融资交流平台的建设滞后。他很想知道,现在江苏到底有多少个做太阳能的小企业,那些企业的融资情况怎么样等等信息,可是这些信息都到不了民间资本的手里。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情况下,许多平台仍对企业关闭大门。

  天津市英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涛为了融资,近年来多次参与京津地区专业机构举办的一些俱乐部形式的见面会和大赛选秀活动,但是企业大多参差不齐,对于创业者和投资方二者而言都如同大海捞针,很难在会上筛选出有价值的合作方。

  他认为,这些活动应进一步加强可信度和公益性,加强专业性,建立常态化机制。

  刘曼红认为,在对接中要充分重视行业协会的力量。天使投资是一个高度自由化和市场化的领域,有关部门应对行业协会工作充分放开,一方面给予协会一定的研究资金,支持举办高层研究会、论坛等活动,让更多的投资人、天使人了解这个领域;同时,通过行业协会集合多方面的信息,打造信息高度集中的平台,采取网上网下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平面、电视、网络等媒体工具来广泛宣传,投资人入会寻求投资信息适当交费,将公益性与个人利益结合在一起。

  

对话容易对接难

  信息透明是投融资双方对话的基础,然而在当前市场诚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要从对话到成功对接,有时还需政府部门的桥梁作用,在跨地域投资方面尤其如此。

  营口市科学技术局副局长王永翥2010年去天津考察,发现当地的创投或私募公司不愿到域外去投资。“对话容易对接难。他们对我们营口的企业也感兴趣,但提出若到营口投资,营口市科委必须也得投入相应资金,风险共担。但我们科技局目前没有这笔预算资金,所以双方还没有合作案例。”

  辽宁省中小企业厅融资担保处处长王怡爽认为,资本寻找出口,产业寻找资金,风投和私募必须了解投资地域的情况,地方政府的支持能节省他们的管理费用并提高识别能力。要引导,而不能简单停留在国家出台细则,需要有配套资金。辽宁省正在酝酿成立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初期投入资金2亿元,省里打算用5~10年,共拿出20亿元建这个基金,争取吸引社会投资要达到100亿元。

  不过,民营投资者希望政府给出的“定心丸”不仅仅是一笔捆绑资金。江苏天合建设集团董事长张巍说,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欠发达地区政府的诚信度和市场暗箱操作是最大的顾虑,“开门招商、关门打狗”的情况屡见不鲜,他曾到苏北地区投资建设了一个砖瓦厂,当初谈项目的时候政府给出的条件感觉成本很低,但真正开业时才发现很多成本又都浮上水面了。

  汪建国说,目前民营企业发展面临多方面的问题。不仅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缺乏一个平等竞争的平台,像现在很多大项目都是定向招标,只给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沾不到边。另外,在民营企业之间,政府过度关注大型民营企业,对于中小企业有所忽视。

  天津股权交易所副总裁韩家清说,解决资本和产业对接难问题,需要打造起资本市场的公信力保障。应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和市场规则,实行融资企业、挂牌交易企业信息披露制度,规范披露内容格式,建立市场信用体系,增加挂牌企业的透明度,减少投资项目管理成本,提高市场效率,降低市场风险。同时,在融资前必须推动企业的规范化,为中小投资人提供保障。目前,我国大量中小型企业都是家族企业、个人企业,很多企业的财务制度不健全,个人资产与企业资产掺杂在一起,产权不清晰,中小投资人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政策风险

  记者采访中还发现,许多民营企业老板不敢投资实体产业,还有一个重要的担心,就是觉得实体产业易受宏观政策调控影响。陕西一家光伏企业的副总经理说:“现在民营老板最担心政策调控。许多行业的过剩都有地方政府之手参与,但调控的苦果通常由民营企业承担,民营企业是拿自己的钱给政策买单。不是严重的过剩可由市场自由调控,政府有形之手不能频繁出手。”

  辽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部门人士说,当前我国除了少数发达省份之外,多数地区投资的主导权在各级政府手里,政府把投资的来源和去向控制住了,真正留给民间资本进入的空间不大,而且换一任领导,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模式或重点支持产业就会变一个大样,所以民营老板有时很担心政府换届。民营资本投资时难免畏首畏尾。

  不少民营企业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交易行为及过程不透明,近年来房地产、矿产开采、部分国有垄断行业一直维持暴利,使其他低利润率行业相比之下成为“鸡肋”。

  对于对暴利行业,国家除了采取金融和必要行政手段加以调控外,要更多地用市场手段打造阳光竞争环境,以获得经济领域全行业的利润平衡,这从长远上说,是经济健康发展最需要的宽松环境。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发言须知   
   
2019年6月号 往期回顾>>

主管/主办
新华通讯社/中国经济信息社



银行“渡难关”
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持续下降,需警惕可能出现的系统性风险。


光伏告急谁之过
盲目扩张,导致了光伏产业陷入困境,地方政府也难辞其咎。


文化产业堪忧
在繁荣的表象之下,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潜藏着不少危机。


新能源汽车新思维
小城镇潜藏大市场,推广新能源汽车,需要打破传统思维。

[ MORE...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杂志征订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国金融信息网 - 京ICP证1201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49-1